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正文

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柴炳贤实名举报

网络整理 2018-12-06 14:43

 举  报

    举报人:柴炳贤,男,汉族,1948年7月1日生

    祝利耀,男,汉族,1944年6月23日生

    吴石古,男,汉族,1934年2月17日生

    祝土耀,男,汉族,1963年4月25日生

    吴雪良,男,汉族,1963年3月5日生

    同是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高家镇清水村村民。

    被举报人:柴红忠,系衢州市衢江区高家镇清水村村委书记

    事  由

    被举报人在任期间不作为,弄虚作假,骗取国家项目资金顶立名目,骗取村集体资金,中饱私囊身为共产党员,恶意殴打村民多起,造成多人受伤,因有上级的保护伞,百姓敢怒不敢言,怨声载道。

    依据中纪委监察部,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报关于《控告申诉工作条例》第二十三,三十七,三十八条及最高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第三条《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第七条,十条之规定,严惩被举报人的不法行为。以正党纪国法。

    事实与理由

    2011年该村村委书记柴红忠,俞建飞借办衢州市蜜之源果业有限公司之机,,《横路办事处蜜之源(精品果园)地上附着物等政策处理协议》就是征收土地时对衢州市蜜之源果源有限公司桔园地上附着物的补偿协议,该协议中载明的补偿依据是衢政发(2014)41号文件,即《衢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完善衢州市区征地补偿安置政策的通知》但该文件第一条,地表青苗费最高标准不得超过1.2万元每亩,附件3中虽然规定“樟树等名贵树木根据规格现场议定或委托评估”而衢州市蜜之源果业有限公司的既不是樟树,也不是名贵树木。而委托评估后的桔树价格也只有9600元每亩(即160元一棵)并未突破1.2万元每亩的补偿限价,可其为什么还要违反规定进行评估,主要是以评估程序来回避征地管理人员实测地表作物的数量,已达到另行的重复赔偿,使面积只有60.39亩桔树3623棵虚增为547亩,32820棵桔树,仅一项就骗取国家项目资金400多万元占为己有。

    该村支书柴红忠,多年来在地方执政多年,已经形成了黑恶势力团伙,一旦有村民反映村委贪污事实,就殴打成伤,真正形成了“土皇帝”猖狂至极。

    该果园中管理房补偿费300000元,房基及场地补偿费270000元,该两项系村集体未补给他人的集体补偿款,因90年代集体以承包方式分包给了村民,承包期为20年而柴红忠俞建飞合伙从村民手中流转到蜜之源有限公司经营后,却把应补偿的款项转到了蜜之源有限公司。又把从清水村集体和横路办事处重复获得了地表补偿款,三项补偿款合计700多万元,数额巨大,手段高明的骗术,难道说上级纪委接到举报后就查不出来吗?完全不是,明显是上级纪委领导中有人打保护伞,极力包庇纵容该村支书的所作所为,也才导致多次举报后,却无人能处理,举报人声明,如果上级纪委派专人到实地调查,我们也出人陪同调查人员到现场协助调查,必有真实的结果,此举报只是其违法行为的冰山一角,九牛一毛,如纪委能够重视此案调查,会有更多的结果和收获。

    2014年柴红忠领取过溪村民失地,保险费117082元,2015年6月又领取了徐坦畈第2村民小组的失地保险费331500元126000元,实际该款只为村民交了3000元保险在集体账面上,其余款都占为己有。

    柴红忠于2014年1月1日以暴力殴打村民祝利耀4根肋骨骨折,报案后,衢州公安局以其不具有主观故意为由进行包庇,使其逃避法律的制裁。逍遥法外。

    综上所述,柴红忠说的上级有保护伞的事,是果不其然。不然他的所作所为早已触犯法律,为什么到现在还未追究其责任?令人费解。

    请  求

    ①请求中纪委,监察委领导高度重视此案,责令下级职能部门,迅速调查给全体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使其贪官伏法,让百姓安居乐业。(请求上级领导责令下级领导指派专业审计人员彻查村委账目,并做到信息公开)

    叩谢

    举报人:柴炳贤15857041098

    祝利耀15257038040

    祝土耀13587009550

    吴雪良18892696599

    吴石古

    2018年12月5日医院新闻网(ylzxcn.com)

标签